正在展出

裴丽:穿梭门

 “当一个人接受死亡生活中原本的混乱就将慢慢趋于平静
2017年清明,裴丽带着儿子去给她爷爷上坟。满眼望去,墓地里都是带着逝者肖像和名字的墓碑。儿子便问她‘这些都是做什么的?’
“我可能只思考了5秒钟便告诉他,‘它们是穿梭门,为去世的人买一个带名字的穿梭门,他们就能穿越到另一个世界。我们用纸为他们做出比如:钱、房子、车、还有首饰等各种各样的东西,然后把它们烧掉。我的爷爷通过穿梭门会收到这些东西,然后在那个世界幸福地生活。
2016年,裴丽的爷爷去世。“经历过否认、悲伤和愤怒后,我发现自己进入了抑郁的阶段。我非常爱我的爷爷,尽管他对我要求严苛,正是他开启了我的艺术生涯,每周我送去不同的老师那里学习中国传统书画,督促我每日练习,我将这个习惯保持至今。”
2004年,裴丽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她选择新媒体专业。“我不再画画,而是开始在墙上、纸上、皮肤上涂抹……不同的表面选择使用不同的材料,最后将它们全部抹去。我从不保留,只享受绘画的过程。得知爷爷过世的消息我就返回家乡。仅仅三天,待火葬结束之后,我只得赶回北京完成博士论文。回到我黑暗的书房,被难以言尽的哀伤所吞噬。我不能睡,也无法写,于是我开始画画。绘画的过程仿佛让我和爷爷取得了联系,让我平静下来。”
好比电影《寒枝雀静》,裴丽说爷爷的过世让她开始反思作为艺术家的存在,以及如何去呈现经历给予的感知。随后便诞生了包括《穿梭门》在内的四件作品。
展览中的主要作品《穿梭门》,是一面骷髅墙,裴丽以自己的方式将394个骷髅描绘在104幅小画上,材质是铝板油画。“有一天在我做装置的加工厂里,发现了在地上角落堆放的铝板,”她解释道,“我决定尝试在上面画画。每一块铝板的表面纹理都不一样,因此做了很多材质的测试。有的时候,我会根据这些表面的纹路决定去画些什么。”这一点在第二件作品中有所体现——关于一片云彩的绘画。
第三件组品是一个声音装置,来自于“空的声音”。最后一部分是一件录像,像是整个展览的记录。将展示骷髅墙的制作过程,以及艺术家本人口述关于这三组作品背后的概念及驱使她创作的冲动。
 
关于艺术家
   裴丽,1985年生于江苏常州。2016年博士研究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目前生活和工作与北京、广州。个展包括:“第三者——小小灰”,BANANA艺术空间,南京,2018;“大纽约”,凯尚画廊,纽约,2016;“Ms P Project”,空谷艺术空间,杭州,2014;“P计划”,798地一现场,北京,2013;“P一代”,站台中国,北京,2012;“#9裴丽”,泰康空间,北京,2010。自2007年至今,裴丽的作品被选入多个国际美术馆及艺术机构的群展中,包括:“第二届CAFAM未来展”,北京,2015;“未来的回归: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密歇根州立大学布罗德美术馆,美国,2014;“ReMix”,伯里艺术博物馆及雕塑中心,曼彻斯特,2014;“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卡布索美术馆,挪威,2013;“FAT ART”,今日美术馆,北京,2011。
×

邮件订阅